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游诗酒影

一苇的新博客

 
 
 

日志

 
 

《一苇读诗词》之廿五讲:终章  

2016-04-21 00:08:02|  分类: 一苇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苇读诗词》之廿五讲:终章

  上一讲咱们讲了清词最重要的两位领袖级人物,陈维崧和朱彝尊,他们二人对整个清词的影响基本是各占半边。与其同时代还有两位我非常喜欢的词家,不能不说的,便是纳兰性德和顾贞观。

  纳兰是清朝名气最大的词人,没有之一。可能从学术上讲朱陈代表着清词的最高峰,但如果把受众扩大到诗词爱好者之外的普通人,那么纳兰性德的名字肯定要比朱陈二位要响得多,但凡稍许对诗词有点兴趣的,大概没有不知道纳兰的。

  纳兰性德,生于1655年,卒于1685年,叶赫那拉氏,字容若,满洲正黄旗人,号楞伽山人。纳兰的父亲是康熙朝武英殿大学士、一代权臣纳兰明珠,家世显赫。他本人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十七岁入国子监,被祭酒徐文元赏识,推荐给内阁学士徐乾学。十八岁中举,十九岁会试中第,成为贡士;二十一岁补殿试,考中第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学业上纳兰拜徐乾学为师,于两年中主持编纂了一部儒学汇编——《通志堂经解》,深受皇帝赏识,为今后发展奠定基础。纳兰的生命虽然只有短短三十年,但他学识渊博、涉猎广泛,著有《通志堂集》、《侧帽集》、《饮水词》等,是清朝最为著名的词人。

  纳兰的词数量、内容都算不上丰富,体裁上以小令为主,内容上主要是爱情(悼亡)、友情、边塞,这与他生活的环境以及阅历等有关,但他的词以“真”取胜,词风“清丽婉约,哀感顽艳,格高韵远,独具特色”。王国维赞其曰“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咱们先来看几个代表性的小令:

   《长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这是近三百年词里我最喜欢的一首,没有之一,最喜欢的一首!这是纳兰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三月扈驾北巡的途中所作,榆关就是现在的山海关。由于《长相思》大多写爱情题材,所以这首作品大概是《长相思》词牌里最壮观开阔的一首,上下片三十六个字,抵得上千言万语。上片写景,山水程程,人向边关,帝王巡幸的场面阵容肯定不会太小,而“夜深千帐灯”则以短短的五言描绘出一幅雄浑壮观的画面,王国维评价可与“长河落日圆”相仿佛。漆黑的深夜里,无数顶烛光荧荧的帐篷,散落在广袤的原野上,天地辽阔,置身其间,人是何等渺小。下片写情,写得含蓄而深沉。夜来风雪,人在帐中数着更鼓听风雪聒人,彻夜难眠——为什么会难眠?风声雪声固然是大了些,但最主要的是,我的家里没有这种声音啊。多么婉转而又准确清晰的表达了怀乡思亲之情。

 

  《蝶恋花——出塞》

  今古河山无定据。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满目荒凉谁可语?西风吹老丹枫树。

  从前幽怨应无数。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这一首据考证作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九月,大约是纳兰跟随康熙帝巡幸五台山、龙泉关等处所作,描绘的是晋蒙交界处的秋日景象。词作流传下来有若干不同版本,我这里采用的还是龙榆生先生《近三百年名家词选》的版本。起笔“今古山河无定据”,说的是兴亡,画角、牧马,草原风光开阔又荒凉。眼中看到的荒凉无从诉说,烈烈西风中,枫叶红了。枫树既是秋景的代表,又是心境的象征,苍凉而坚定。

  过片“从前”呼应“今古”,“幽怨”则让人想到“公主琵琶幽怨多”的名句,引入出塞和亲的女子,比如昭君。纵然身死九泉了,明妃的青冢前依旧没有平静,千百年来,金戈铁马争伐无数。歇拍的“一往情深”并非爱情,而是对历史、对风物的感慨,情深几许呢?像深山的夕照这样浓烈凝重,像深秋的雨这样连绵不绝。两句连用了四个深字,使得这首边塞小令有了独特的深意与曲折,韵味悠长。

  自宋以下,除了范仲淹的那首《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之外,鲜见边塞词,纳兰词中的这类边塞题材作品可以说填补了词中边塞作品的空白。而且纳兰的边塞词,场面宏大、意境开阔,有着马背民族特有的豪放与豁朗在其中,但又不失精致细腻,感情也处理得深沉而真挚,作品可读、可信、可解,实是佳作。

  《浣溪沙》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词中最广为称道的,是爱情词,各类影视作品更是把他拍成了文坛男神,风月圣手。其实纳兰作品里的一个重要部分,是悼亡词,不是与活人的卿卿我我,是对亡妻的耿耿眷恋。这首《浣溪沙》写得很婉转,西风,秋天了,你不在,我一个人,很冷。黄叶萧萧落下,几乎要挡住了窗。我站在残阳里,想起来了从前。上片文字很简单很浅显,就是夫妻俩聊天一样的,喁喁细语,有的没的,眼前心上。

  过片承“往事”而来,那时候,我喝了点酒,你小心守着春日暖阳下,沉睡的我;要么就是咱们一起赌书泼茶玩得那么开心,那时觉得多么平常啊——结句沉重无奈,有着对往日快乐生活的无比眷恋,对亡妻早逝的无比悲痛。过片两个偶句描述的快乐、悠闲的生活,与西风黄叶残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而体现中情感的起伏与落差,让读者一下子可以感受到词人的悲痛与凄苦。

  这首词中的景物描写很有特色,纳兰不愧是造境高手,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沉思、残阳,上片一共二十一个字,如此密集的、满含情感、富于意象的词汇集中出现,一下子把人带入一幅凄清寂寥的冷色调画板中,为感情的抒发做了极好的铺垫。

  难怪顾贞观说:容若词一种凄忱处,令人不能卒读,人言愁,我始欲愁。

    《金缕曲——赠梁汾》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 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这首词是纳兰的成名作之一,二十一岁的纳兰遇到了不得志的顾贞观,相见恨晚,以师事之。十年间二人倾心忘年,成为真正的知己,直到纳兰英年早逝,他们的友谊都没有结束。写此作的引子是顾贞观的那两首著名的《金缕曲》,这个下面会讲,这两首词在当时可以说是有轰动效应的,纳兰读后,被顾贞观对好友的真情所打动,亦为其文采所折服,遂以相国公子结交落魄布衣。这首词,可以理解为纳兰向顾贞观伸出的友谊的橄榄枝——他在词中抛开身份、抛开家世,只论诗酒,只谈知己,这份诚意与气度,在那个等级森严的年代里,相当的难得。所以老顾读了此作,相当感动,接受了纳兰的友情,引为知己,终生念念。

  词起拍相当夺目,“德也狂生耳”,世人皆知的纳兰公子,文武双全,词名远播,如何会是个“狂生”呢?这么劈面而来的一句,令人警醒,令人好奇,引人深入。

  接下来说,我算什么公子啊?不过偶然间托生在这么个高官家里,骨子里还是个狂生啊!这句瞬间消弭了老顾心中关于门第的顾虑。

  下一韵“有酒惟浇赵州土”借用的是唐代李贺的句子,表达对老顾的敬意与看重,这句一字未改的用在此处,亦是相当的巧妙。“成生”是纳兰自称。

  话说到这里,纳兰直剖心意,直道出知己之情,可谓相见恨晚。

  青眼高歌,化用老杜诗句,用的是阮籍之典,暗合“狂生”之意。

  上结宕开一笔,以月色如水把抒情的节奏缓下来,形成一种静谧的范围。也从情绪上有了一个缓冲。

  过片由月而夜,把视线与情绪皆拉回酒桌上,为下文抒情做足铺垫。

  下一拍里,有点像酒话却又十分清醒,但这些真情言语却是清醒时断不会说的。咱们这样的人一起喝酒,总是要醉的,从古到今,美丽一直是丑陋攻击的对象,亘古不变。

  或者老顾这时说一句:你是相国公子,与我们不同的。然后纳兰冷然一哂,说身世,有什么好说的,不过一笑置之。(若执着于此),寻思人生,岂不要从头悔到现在?

  接下来的剖白则是诚挚深沉:我与你今天以心相约,哪怕经历千劫百世,这份情义都会在!这一世死了,下一辈子还要再结缘为友。

  我说话算话,你老兄也一定要记住啊!

  这首词,从笔法上说,算不得高明,没有南宋以来大家都习惯了的曲折婉转,除用了几个典故之外,基本是直抒胸臆,典型的豪放一路。章法上注意了前后的呼应与勾连,但主要还是以赋法步步铺叙,层层深入。但由于感情充沛、铺垫到位、用典准确,词作不乏精致之处而且完全没有叫嚣之感,大家感觉到的,是深沉真挚的知己之情。由古而今,由人及我,由此生而至来世,可谓披肝沥胆、至情至性。老顾也是被深深的打动了。

 

  说到纳兰便不能不提顾贞观。顾贞观(1637-1714)清代文学家。原名华文,字远平、华峰,亦作华封,号梁汾,江苏无锡人。明末东林党人顾宪成四世孙。康熙五年举人,擢秘书院典籍。曾馆纳兰相国家,与相国子纳兰性德交契,康熙二十三年致仕,读书终老。贞观工诗文,词名尤著,著有《弹指词》、《积书岩集》等。顾贞观与陈维嵩、朱彝尊并称明末清初“词家三绝”,同时又与纳兰性德、曹贞吉共享“京华三绝”之誉。(以上来自百度)

  顾贞观于纳兰亦师亦友,可谓知己。顾贞观本人词也很好,但他所有的词加起来也不如这两首《金缕曲》名气大:

  《金缕曲词二首》

  (寄吴汉槎宁古塔,以词代书,丙辰冬寓京师千佛寺,冰雪中作。)

  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

  泪痕莫滴牛衣透,数天涯,依然骨肉,几家能够?比似红颜多命薄,更不如今还有。只绝塞,苦寒难受。廿载包胥承一诺,盼乌头马角终相救。置此札,君怀袖。

 

  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宿昔齐名非忝窃,只看杜陵消瘦。曾不减,夜郎僝僽。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千万恨,为君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共此时,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诗赋从今须少作,留取心魄相守。但愿得,河清人寿!归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传身后。言不尽,观顿首。

 

  老顾这两首词是写给吴兆骞的,吴兆骞,字汉槎,号季子,清初著名诗人。因科场案受牵连被发配宁古塔23年,后来经好友顾贞观请纳兰性德帮忙,五年之内得以赎还(上面有人就是不一样)。老顾请纳兰帮忙便是靠此二首《金缕曲》为引,切入正题的。

  两首词是一封信,有抬头称谓,有敬词结语,完全符合书信的格式,这种书信体的词作是为梁汾首创,后来不断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第一首起拍直呼季子,这是吴兆骞的号,好友之间以字或者号相称,十分得体。季子你好么?“便归来”,就是还没归来,退一步说,就算能回来也已经不堪回首,何况,还没回来。一个“便”字,几重起伏,妙笔也!接下来表达了对吴兆骞生活窘境的同情与悲哀。“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这句写得很妙,是“魑魅搏人”还是“人搏魑魅”?“总输”是个人的悲哀还是社会的悲哀?上结以“冰与雪,周旋久”收束上片,这是作者环境的真实写照,更是对上片的总结与感慨,生活中有冰雪,仕途上也一样有冰雪,与之持久周旋,是件多么令人疲惫的事情啊!

  下片则是以宽慰吴兆骞为主,你也甭哭啦,好歹能活下来,已经算是命大的啦!我知道你边塞苦寒,但你要等着我,坚持住。这里用了“申包胥”和“乌头角马”两个典故,鼓励吴不要放弃希望,要有信心。结句扣回信里:我给你写了这封信,你就揣怀里吧。

  这一首上片凄苦苍凉、血泪斑斑;下片温言劝慰、寄予希望,处境虽难(老顾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气势却不输,并没有放弃与“魑魅”的搏斗。并表达出一定要营救好友的决心。

  第二首写自己,如同我们现在写信,先问对方安好,表达对对方的思念,然后接下来就要说说自己的近况了。于是首句以口语“我”开笔,娓娓道来,如同叙家常。“飘零”可谓上片之眼。我这(中举之后的)十年过得也不好。飘零京都,而你在宁古塔受苦。我真是对不起你啊!当年咱们俩齐名,现在呢?如同当年的李杜一样,你的痛苦,我感同身受!而我呢?夫人去世了,好朋友远别天边,你说我的人生到了这个地步,凄凉不凄凉?!我心中的万千苦恨,恨不得一一剖开给你看!这段老顾有对好友的歉意,更多的是倾诉自己内心的苦痛与惆怅。

  下片说到年龄,二人此时都是四十来岁,正当盛年,却早早的被冰雪摧残了。自今往后,也少写点诗词吧,存着点精神,留着日后相逢的时候用(再次给老吴以希望)。只希望能够家国太平,人活得久一点,活着回来。回来以后你就赶快整理你的诗稿吧,整理出来又如何?不过是给后人流传一些空泛的名字而已。词到此而止,言不尽而情未已。小弟这里给您行礼了!

  第二首情绪要比第一首低落,特别是上片,问人生至此凄凉不凄凉?其痛何如!下片继续低抑,但却如琴弦低而未绝。不仅叮嘱好友要保重身体,更是给好友送去真诚的祝福,描绘美好的未来。以书信而言,也是笔至情浓,该写的全写了!
  此二作没有华丽的辞藻,多处以口语入词,如话家常,深情款款。好友的苦难感同身受,自己的痛楚推心置腹——交朋友交到这个层次,真是可以换命了!词填到这样,斑斑血泪出自肺腑,纳兰如何能不感动?所以纳兰郑重的答应了顾贞观的请求,运用其父亲的力量,五年之内赦还了吴兆骞,全了老顾对朋友的承诺——果真如纳兰词的结尾所言:然重诺,君须记!

  清词自纳兰以下还有不少高水平的词家,像后来创立常州词派的张惠言,再晚些的朱孝臧、况周颐都有佳作传世,此处不再多说了。

  到这里,《一苇读诗词》系列便要划上句号了。自2013年11月动笔写第一篇到现在,历时两年半,撰文二十五篇,大概在十二万字左右。大体按照龙榆生先生《中国韵文史》的脉络来写,分为诗词两大部分:一到十四讲是诗歌部分,按照《诗经》、《楚辞》、《乐府》、永明体、唐诗、宋诗、元明清诗的顺序;十五讲到二十五讲是词的部分,由花间到南唐、由小令到长调、由北宋到南宋最后到白石的巅峰,然后跳过元明二代直接到清词收尾。因为时间、水平和篇幅的限制,作品选择与解析基本是顺着我自己的心思来,可能有些地方会与大师的观点不同,谬误之处应该也不少,还期待大家能够提批评指正!
  衷心感谢各位的阅读与陪伴,如果这些我用零碎时间攒出来的零碎文字能让您有所收获,那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2016-4-21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