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游诗酒影

一苇的新博客

 
 
 

日志

 
 

《龙凤奇缘》 杂剧  

2016-12-27 16:09:34|  分类: 一苇吟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凤奇缘》
杂剧——楔子

(正末扮段克邪上)

老马玄黄不识途,蓝衫长剑困江湖。
人生至此当须醉,换酒无门徒自呼!
      
唉!闷杀人也!某家姓段,名克邪。先父珪璋,昔日唐王驾下为将,不幸丧身安史之乱中。某自幼蒙养母精心抚养,日习武艺,夜读经史,时至今日,倒也习得文武双全,堪堪无愧名姓。可怜去岁老母病重,临终之时取出龙凤宝钗一支,是她言道:段大人生前有一知交,名唤史逸如,你段史两家曾指腹为婚。战乱之中,史将军不幸亡故,只知留下一女,流落江湖。待为娘身故之后,克邪孩儿下山寻找史家姑娘,凭此金钗相认,当娶为妻室,以完二家先人心愿,为娘九泉之下,当也瞑目了。(拭泪科)
 
某家安葬养母下得山来,一年有余,行路无数,不觉已来到这潞州境内。人海茫茫,毫无头绪,何处寻得?唉!思想到此,好不烦闷人也!
      
【赏花时】
龙戏荒滩不若蚓,虎落平阳难起身。一晌儿日已近黄昏,一腔儿心情休问,一壶儿浊酒忘寒温。
      
(白:离此不远有座金鸡岭,岭中辛天雄寨主上月曾在河间府与俺切磋武艺,相谈甚欢,邀某入伙。想俺将门之后,岂可落草为寇,故而不曾应允。如今俺的马儿病倒,银钱用尽,困顿店中。事已至此,倒不如投靠辛大哥便了!唉!想俺段某呵)
     
【幺篇】
实指望千里独行不忘本,谁知晓穷困无聊落草根。俺且效瘦柳苦挨春,他日里扬眉吐气,大丈夫屈罢自能伸。

第一折 段克邪劫聘礼杂剧
            
(正末扮段克邪引众兵丁上,白)
铁马金鸡哪处闻,晓风吹散雾氤氲。
一腔心事同谁诉,唯有依依岭上云。

俺,段克邪。投奔金鸡岭一月有余,蒙辛大哥抬爱,让俺坐了金鸡岭第二把交椅。平日里与辛大哥对刀习剑,排兵演阵,倒也爽快。只是一件,俺自入山以来,分文无有,寸功未立,众家哥弟难免心中不服。前日闻道,魏博节度使田承嗣欲与潞州节度薛嵩联姻,以结秦晋之好。田家备下厚礼前往潞州下聘,打从金鸡岭经过。是俺主动请缨,带领一哨人马,设下埋伏,劫了聘礼,也算大功一件。适才探马来报,押送车辇已离此不远,是俺全身披挂,率军埋伏去者!
      
【仙吕宫】【点绛唇】
绝壁崚嶒,乱石奇警,金鸡岭。长剑嗡鸣,待把雄风逞。
      
【混江龙】
循着那羊肠小径,斩不开荆棘遍地步难行。屏气儿杂思沉静,提神儿纷绪销凝。施展俺斩地锋芒豪气现,辉映那辟天长剑冷光生。(俺这里登高一望呵),鸡冠崖,兀特特,惊石万仞;鸡嘴坳,重叠叠,险砾千层;鸡肚坡,凄恻恻,荒草十里;鸡腿涧,阴森森,寒瀑匹绫。最是这鸡爪沟,挨挤挤,丛林密布;紧挨着鸡尾峪,黑黢黢,野洞连营。便是这里!)神佑咱巧手施计劫宝车,灵助咱钢刀及锋屠枭獍。休辜负将门虎子,未辱没帅府英名。

(白:)想这鸡爪沟沟深林密,车马难行,俺不免安排兵丁掩伏起来便了!

【油葫芦】
唤一声众喽罗四下埋伏须警醒,切莫让刀露锋、身现影。先记得哪一处虚浮黄土掩沟坑,休忘却哪一处浅埋薄刃削足胫。树梢上躲藏还仗着良弓硬。侍候着应声射戟的猛虎弦,预备下见血封喉的雕羽翎。只待那车马来时,一呼百应齐争勇,声动鬼神惊。


(白:)远远看去,黑压压一片,想是田府礼车来到!

【天下乐】
但只见车马辚辚迤逦行,尘土儿飞腾,齐挂着得胜铃,齐插着魏博府衙的锦旆旌。前列着昂昂扬扬的汗血驹,后跟着影影幢幢的铁甲兵,看这虚阵仗呵,俺肚里暗哂屏气声。


【寄生草】
系好缠金索,撒下刺马钉
。(白:)看俺这黄旗呵,指东边疾飞短匕斩前军的红驹胫,指西边纷飞乱箭射后军的乌龟腚,指南边齐抛玄索缠中军的白鹤颈。方显俺习过这平戎治乱的圮桥书,管教他丢了那殃民祸国的戌生命!


(白:)呀!看那为首校尉甚是剽悍,功夫了得,一杆银枪滴水不漏,待俺亲自擒他。

【赚煞】
剑出碎星寒,剑落华光盛,一霎时舞团团迷茫雪影。恁只道天地低昂一片冷,怎知他刹那间、刃过喉颈。堪堪的野云惊,血溅石坪,方识俺习剑十年气纵横。嘿,都是他岁逢煞星,无常拘命,可惜俺屠龙宝刀用作了斩蚊蝇。


(白:)呔!田府兵丁听者——校尉已死,尔等休得再战,各自逃命去罢!(众官兵四散奔逃科)且喜十车聘金到手,儿郎的,收拾车辆,转道鸡尾峪回山,收兵!

第一折完
 
第二折 魏博府夜探遇美杂剧
(正末着夜行衣扮段克邪上,白):
歃血为盟共比肩,丈夫立世义当先。
龙潭虎穴浑无惧,日夜兼程越壑渊。
走啊!前日劫了田府聘礼回山,原指望摆酒庆功,不料想混战之中九弟被兵丁擒住,押回田府。自家兄弟有难俺岂能坐视不管,况此事因我而起,某自当夜探节度府,搭救九弟回山!这一路穿山越岭、快马加鞭,来此已是魏州城外。眼见着红日西坠,待俺躜行者!

【双调】【新水令】
单人独骑野风凉,趁残阳入着那魏博城巷。骋远目隐约识府第,去锦衣着意隐行藏。穿街巷渐近华堂,遥遥的只见那田府现灯亮。


【驻马听】
四面高墙,急切切劫狱寻人何处往?几条曲巷,静悄悄离鞍系马此间藏
。(挽马投鞭科)听着那樵楼挂月起更梆,挨到这西厢灯灭垂罗帐。停半晌,翻身儿隐在那屋檐上。


(四下张望科。白:)哎呀且住!田府广大,重门深院,但不知九弟关押何处。
(外扮更夫上,末擒之,以剑格颈科)我来问你,前日尔等擒来的英雄现在何处!(外)甚么英雄,小人不知。倒是从潞州道上拿住劫匪一人。(末)便是此人,现在如何?(外)关押在西院南墙根儿后柴房之内。(末)有多少兵丁看管?(外)只有二人。(末)呔!休得诳骗与俺!此乃要犯,因何不关牢内反押柴房,又因何只有二人看管,与我从实讲来!(外)英雄有所不知。只因这个匪儿腿伤被擒,严刑拷打之后浑身是伤,气息奄奄。眼下生死难料,俺家大人要拿他去找潞州薛大人问罪,故而饶他不死,押在柴房,命二人照看,务必留他命在。(末)此言当真?(外)千真万确!英雄饶命啊!(末)好,俺便饶你性命。(以剑柄击外,外倒地昏厥科。末行走科。末:)来此已是柴房,果有二兵丁在门外饮酒叙话,待俺悄悄过去,听二人讲些什么。(丑扮二府兵,坐,饮酒科。兵丁甲白:)哎我说老哥请了!(兵丁乙)老弟讲了!(兵丁甲)你看这个匪儿自擒入府来,百般拷打,骨断筋残,死去活来,竟然一声不出,倒也硬气。田大人怕他死了,不敢关在牢里。就说怎么没有人来救他呢?(兵丁乙)老弟年轻有所不知,想那些蟊贼,俱都是贪财怕死之辈,见了银钱蜂拥而上,来田府救人,不是虎口拔牙么?这等找死之事,岂是蟊贼所为?(末怒科,潜近,一掌击昏兵丁甲,拔剑科)肖小之辈,休得胡言!吃俺一剑!俺长剑出鞘呵,


【乔牌儿】
缠如林下蟒,扑若峡中浪。起落间那人头已不在腔儿上,呵呵,呜呼须尚飨。


(白)可恨尔等竟如此折磨九弟,这一个也不能留了!(斩杀兵丁甲科,扭断门锁,推门入内科)九弟何在!(付扮九弟,箕坐昏睡状,闻声警醒科。白)小弟在此,敢问是哪一位哥哥!(末白)俺是你二哥段克邪。闻听兵丁言道,你命悬一线,伤势如何?(付)老邪哥哥放心,俺不过略施小计,骗过田贼。俺知他欲将俺作饵去讹上薛大人一笔,受刑之后便假装昏死,他需留我性命,故而不再用刑单独看押。(末)如此甚好!九弟可能行走?(付)小弟便是因左腿中箭被擒,深及筋骨,万难行走。(末)无妨,此处挨近南墙,待愚兄背你出去便了。(付)哥哥不可,小弟不能拖累哥哥!(末)贤弟呀!想俺与你呵,

【沉醉东风】
进山寨同击过掌,入坛堂共点着香。朝飞柳叶镖,夜饮菊花酿。俺今日岂容你埋骨他乡。(外扮更夫清醒上,敲锣高喊)拿刺客!(末惊科,白)咳!悔不该留那厮一命!事已至此,九弟伏上背来!(末唱)先仗俺绝世轻功上院墙,护贤弟免不了拼杀一场。

(末背付越墙,捡起马鞭科)九弟有伤,上马先走,待俺发付了这些狗贼!(付执鞭下。内喊杀声起,众兵丁上,末仗剑以对,不敌,往付反方面退走。旦扮史若梅执剑上,与末背靠背相撞。旦轻呼)呀!只道已逃出田府,不想这里还有贼兵!呔,那贼,拿命来!(旦以剑刺末,末亦惊)不好!难道田贼知我等必来相救,以九弟为饵,竟在此处埋伏这等蒙面高手。也罢!今宵须让你来得去不得,来看看俺段某的剑法!(末旦对剑科,唱)
      
【滴滴金】
见此人身影纤纤,明眸灿灿,剑锋晃晃,杀气冷如霜。(观其剑招呵),忽刺忽挑,忽劈忽撩,忽抹忽荡,咦!田府中竟有这铁腕娘行。

(内作喊杀声,末白)此人剑法了得,如此缠斗下去,如何脱身!待俺以绝技伤她!(末施轻功跃起,自上而下直刺旦颈,旦弯身急避,转身之际被末扯下蒙面罗巾,带下凤钗一支,落入末手。旦羞急斥)还我金钗!(末看钗,惊科)你是何人!哪里来的这金钗?(旦怒)我哪里来的金钗,与你这田府走狗何干!(剑刺末科,末闪避科,白)怪哉!

【折桂令】
握宝钗阵阵迷茫,但不知她是哪府千金,何处娇娘。则见她漫散乌云,圆睁杏眼,淡抹薄妆。猛可的心头上砰然鹿闯,蓦地里这情字防不胜防。执剑夷光,拼命王嫱,口儿里欲问难言,耳边厢呐喊声扬。

(内作喊杀声,旦护盒欲走,又心系金钗,几度徘徊,终跺脚奔下,弃钗保盒。末望旦背影,低头看钗沉吟科)观此光景,此女并非田府中人,然此钗何处而来,她又往何处而去。看那边田府兵丁追杀过来,俺不免引开官兵,让她脱身便了。就是这个主意!(末反身迎向追兵,打斗科。唱)

【随煞】
喜得她百灵儿闪转出罗网,锦鳞儿腾跃破风浪。只可惜一去成迷,人海茫茫。待不思量,怎不思量。不由人心意彷徨,似这等美容貌一时再无两。

(白)想那女子早已去远,俺也不必恋战,就此遁去者!(末收剑急下)

第二折完
 
第三折:龙凤钗合定情杂剧
(末扮段克邪上,白:)
各路英雄会潞州,金钗龙凤怎相投。
渺茫难觅佳人讯,不觉平添一段愁。

那夜杀出魏州,步行近旬,方回得金鸡岭。且喜老马识途,九弟已先回数日。只是那凤钗女子却再无音讯。近日金鸡岭江湖大会,擂台会友,推举盟主。某近来勤加演练,剑法日见精进。纵然夺不了盟主之位,也须不辱没了师承家门。

(付扮司仪上,外、净、丑、扮各路英雄上,互相寒喧问候。付白:)拔剑对刀分上下,登台打擂论英雄。在下付琨,因混迹江湖日久,蒙众位英雄不弃,着在下作了这擂台的司仪。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我想这比武的规矩么,倒也容易:愿意打擂者,分作两队,一一报上名来,捉对切磋。败者西边就座,吃茶歇息;胜者东边就座,待全部比完,胜者再战一轮。今日比不完,明日再战,明日比不完则到后日,直到分出三甲。不知各位英雄意下如何?(众英雄)如此甚好,就依老英雄。
(旦扮史若梅急步上,拦末科,白)兀那田府走狗,还我的金钗来!
(末惊)哎呀,原来姑娘在此!我正好生思念,有几句话儿相问姑娘。
(旦怒)啊呸!谁人要你思念,我来问你,那日夺我的金钗在何处,速速交还与我,如若不然,定教你这看家护院的狗贼不得善终。(拔剑科)
(末白)姑娘且住!某与那田府却无半分瓜葛,上次是去救人,看家护院从何说起?
(付白)有请夺命锤李虎与摩云剑段克邪。请二位速速登台。
(末云)段某在此!(回身对旦一揖)姑娘想是误会了,此际不便多言,只盼姑娘细想当日你全身而退,是谁人断后相护。待某料理了眼前之事,金钗自当奉还。(急行下)

(净扮李虎上。末拱手科,白:)啊李大侠名声在外,如雷贯耳,请了请了!(净白)段大侠少年英豪,久仰威名!(二人各亮兵器交手。末得胜科。白)多谢李大侠相让,段某侥幸啦!(净白)段大侠好剑法,摩云剑名不虚传,俺老李心服口服!(净下台科。旦扮史若梅上,注末已不复怒意。二人目光相接科。末与众英雄拱手致谢,行至旦前。拱手白)史姑娘,借一步讲话!(二人同下科)
(末旦同上,旦驻足回首,白)适才你待怎讲?
(末旦四目相对科,白)敢问姑娘可是姓史?
(旦疑,白)我不过前日才将将知晓,你又如何得知?
(末取出凤钗,白)凭此钗得知。此钗原为一对,一龙一凤,寓意百年之好,系我家祖传之物。当年我父与史叔父相交甚厚,以凤钗为凭,指腹为婚,定下婚姻之约。
(旦惊喜科,白)如此说来,龙钗也在你之手?
(末自头上取科,白)凤为钗,龙为簪,愚兄簪发的便是。姑娘请看。
(旦取二钗观之,白)果然是一龙一凤,龙簪拙朴,凤簪精巧,原来是段家(含羞科)。。。哥哥,若梅有礼了!
(末喜科,白)原来姑娘名唤若梅。如此梅妹请了,克邪也有一礼!(施礼科,白)天佑我也!梅妹呵,俺一路寻你,寻得好苦也!(唱)

【南吕】【一枝花】
闻鸡五鼓前,投店三更后。寻几个当年熟将领,觅零星往日旧王侯。怎奈沧海桑田,不提他往事藏如柩,更兼得人情凉似秋。若非咱田府相逢,哪能够今朝聚首。


(末白)自那夜魏州相见呵,(唱)

【梁州第七】
日里想妹妹你粉腮秀口,夜间思妹妹你云鬓清眸。心头猿意中马无方儿扣。呼朋聚党,笑也添愁。推杯换盏,醉也难休。你作了俺斩不去的骨缝情瘤,俺成了你看不见的梦底心囚。借文诉只恐难描,待花语又嫌太久,倩鱼传却是难投。徘徊左右。不知你云间姑射归何处,无计挽襟袖。何日里龙凤金钗齐并头,共唱关鸠。


(末白)梅妹,你我今日得见,龙凤钗合,误会已消,这婚姻之事。。。未知梅妹意下如何?
(旦怔介,白)这婚姻之事么。。。须得回转潞州,秉过父母,再作道理。(末唱)


【隔尾】
梅妹呵,你看那娇莺儿漫绕缠绵柳,瘦月儿空悬寂寞楼。如电人生总不过九十九。管什么潞州,管什么魏州,咱与你金鸡岭上成亲作佳偶。


(旦摇头科,白)克邪兄说哪里话来!你我婚姻之事虽有父母之命,宝钗为凭,但如今我父已死,娘亲尚在,这礼数,还是要有的!何况我义父在朝为官,节度潞州,近有魏博田贼觊觎州县,远有沙陀国李克用窥探社稷,我岂可坐视不管,与你在这山寨之中成双作对?
(末沉思介,白)依贤妹之见呢?
(旦含羞介,白)克邪兄文韬武略兼备,何不与我同回潞州,见过双亲。以江湖之身,为国效力。岂不闻,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末掩面科,白)愧杀人也!贤妹这一席话么,唉!(唱)


【骂玉郎】
层层冷汗衣湿透,先只道你半含羞,小家碧玉行推就。浑不知是俺话语糗,心意抠,德行谬。


【感皇恩】
不似你面带娇羞,心系金瓯。才把那宝剑儿携,金盒儿盗,凤钗儿丢。你是那巾帼勇士,脂粉曹刘。来日里怕不得入凌烟,书简策,胜王侯。


【采茶歌】
贤妹呵,你那里把气儿悠,剑儿收,俺盼你展眉一笑扫烦忧。田承嗣须教他放手,走江湖自有俺出头。


【尾声】
俺本是独闯江湖声名赫赫拔山盖世的摩云手,不料想逢着你这绕指成钢的百炼柔。俺与你未成人,先成偶;未相识,先相斗;未交言,先交手;未合钗,先合斗;未结缘,先结诟,唉,真格好事多磨情难剖。去留,潞州,俺随你薛府央媒效鸾俦。


(白)就依贤妹。待这厢会盟事毕,俺与你回转潞州就是。(取钗科)凤钗归还贤妹,愿你我相依相守,如同这对钗儿,永不分离(取凤钗与旦簪科,旦羞介,同下)。
第三折完
第四折 龙凤奇缘洞房杂剧
(末着吉服扮段克邪上,白)
娶妻哪顾路迢迢,摧马加鞭心自焦。
彩蝶翻飞春意盛,洞房花烛在今宵。


去岁与梅妹宝钗合并,情定当时。后我二人同返潞州求亲,幸得岳母不弃,薛大人作主允婚,完成先人心愿。倘若爹娘养母在天有灵,亦当含笑。今日正当良辰吉日,俺这里收拾停当,带领人马,前往潞州迎亲去者。(唱)

【中吕】 【粉蝶儿】
晓破峰峤,看东方紫霞千道,日初升瑞气萦撩。寨披红,林挂彩,好不喧闹。吹打起锣鼓笙箫,预备下不断声的爆竹花炮。


【醉春风】
看林间灿烂烂的春花,喜道旁青灵灵的碧草,只道是人逢喜事爽精神,听燕语莺声也恁的好,好!鼓乐声声,语声阵阵,眼见得踏上了潞州官道。


(非但是人,就连这马儿呵)

【迎仙客】
刷刷的鬃密齐,波波的耳频摇,金铃紫缰缀着大红绡。只见它步抬高,只听它蹄落悄。仔细观瞧,俺这通性的良马须含笑。


(末下马科,白)吉时将至,来此已是潞州节度府,看门前张灯结彩,好一片喜气也!(下马科。付扮薛嵩上,外扮薛夫人上,末大礼参拜科。白)克邪拜见岳父岳母!(付、外白)贤婿请起,生受你了!贤婿一路辛苦,小女已准备停当,只待花轿,哈哈哈。来,有请小姐!(旦扮史若梅着吉服盖头,贴扶上,末含笑看科。末白)呀!好一个佳人也!

【红绣鞋】
耳听得如玉的钗环璎珞,眼见得如霞的绫绢罗绡,婉似那琼楼仙子下云宵。玉手儿细细葱样嫩,软腰儿柔柔柳般娇,纤足儿款款莲式小。


(末与旦互相行礼科,共同拜别二老。旦与外相拥而泣科。末白)娘子休要啼哭,岳父岳母但放宽心,我二人,去也!(扶旦科,白)请娘子上轿!娘子啊!

【十二月带过尧民歌】
俺视你珍如至宝,共渡那暮暮朝朝。白日里油中浸蜜,夜晚间漆里添胶。晴空下庭前练剑,雨林中亭底吹箫。
春季里兰馨蝶影赏花潮,夏季里蝉语蛙声过荷桥,秋季里雁声菊酿醉良宵,冬季里雪野梅林踏琼瑶。华韶,华韶,白头共你老,同把双星照。


(末白)娘子,随我来。(旦拭泪上轿科,末上马科,行路科。)
(末下马科,旦下轿科。末白)来此已是金鸡岭,众位英雄请了!(内白)段大侠请了!我等与段大侠贺喜!(末白)有劳众位英雄!(付扮司仪上)吉时已到,新人拜堂!(末以红绸引旦至中堂科,付白)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末与旦拜科,末白)
小弟备下喜宴,请众位英雄先至后院饮酒。小弟去去就来(末牵红绸引旦前往洞房行走科。二人入洞房科,并坐帐中。贴扮喜娘上,执秤杆,白)请新郎掀盖头。(末执秤杆挑盖头科,惊喜介,白)娘子,你好美也!


【耍孩儿】
海棠雨过腮边俏,眉黛遥岑细挑。明眸如剪送秋波,长睫似羽动心梢。这一支凤钗绾鬓微微颤,那一簇环髻幽兰缀缀摇。俺这心头儿止不住的跳,谢苍天眷顾,安排下圆梦今宵。


(末斟酒与旦交杯共饮科,唱)

【尾声】
系青丝惜卿云样袅,褪罗衫怜卿花样娇。俺与你红罗帐里恩情浩,但叫他永驻春光万年好。


全剧终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