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游诗酒影

一苇的新博客

 
 
 

日志

 
 

《一苇读诗词》第十六讲:南唐遗韵  

2014-03-07 10:15:29|  分类: 一苇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讲咱们聊了令词发展的早期,偏安一隅的蜀地文人命名并发扬了“花间派”香艳秾丽的词风,以温、韦为代表的花间词人用精致细腻的词句雕琢着记录着他们的情感。其实到后期皇甫松等人的作品,已经跳出闺阁罗帐,更多的来关注文人的内心感受,词作,渐渐由艳媚而转向清雅。这一转型的集大成者,非李后主莫属。

  南唐,如同后蜀一样,也是五代十国时期的一个小国家,定都金陵,历三代(他们家籍贯是我们徐州哦),大体地域是江苏、安徽、江西和一点点湖北,是个富庶的小国,经济相当发达,而且文化也十分繁荣。从中主李璟到后主李煜,都是词中高手;而李璟一朝的宰相冯延巳,则前承温庭筠,后启晏殊、欧阳修,成为五代词人中对宋词影响最大的赢家。
  中主李璟其实是武将出身,他身为王子时便已兵权在握,24岁立为太子,27岁登基为帝(想必长相也不会太丑,奇怪怎么没有穿越小说写他的),上马执刀下马挥笔,实是文武全才(除了治国是真不行)。李璟留下来的作品虽然不多,名气却极大,比如这首:
    
《摊破浣溪沙——秋思》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
  “秋思”的题目肯定是后人加的,词以女子之心眼来看眼前这一片秋愁。荷花败了、荷叶残了,西风吹皱了一片绿波,吹起的是一片片的愁思。这个“愁”字,词眼也!前两句淡淡写景,愁在眼中;接下来与韶光共憔悴的,是她的面容。过拍悠然一带,道出“愁”的原因——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这联对仗工稳精致,把意境化开,由小而大、由近而远,遂成千古名句。“鸡塞”原来是指陕西省境内的鸡鹿塞,后来作为边关的泛称,细细秋雨中辗转难眠,堪堪一梦又到了遥远的边关,这样深深的牵挂与思念,如何不愁?睡不着了爬起来吹笙(邻居不会报警吧),吹到最后一曲也还是那么冷涩。这里有个道道,玉笙的簧片为薄铜打制,吹久了温润起来,音色更好。所以这里的“寒”字格外耐品。词铺垫到此,情绪已足,引而不发,歇拍写出泪与恨,但显得十分自然,这是才老到手笔。最妙之处在于结句,“倚阑干”——她没有哭得一塌糊涂,也没有更多的情绪表达,而是默默的靠在栏杆上,是垂泪,是发呆,还是远望,还是怎么着了,全由读者去琢磨了。此作虽小,但哀婉缠绵,愁思如缕,起笔、露意、宕开、收尾,层次清晰,接转巧妙,自然无痕,大家就是大家,只此一篇亦足以让他的名字写进词之历史了。

  但南唐词人中成就最高者,自然是后主李煜——他是中主的第六子,笃信佛教,文才超群,性格懦弱。他在位十五年,南唐依旧偏安江南,国富民安,小李同学白天吟词唱曲,晚上观舞泡小姨,实是乐得很。后主词前期作品亦是相当的“花间”,香浓艳丽,缠绵悱恻。
    
《长相思》
    云一涡,玉一梭,淡淡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棵,夜长人奈何。

  先来个口味轻的,这阕《长相思》相传是为大周后而作。上片写人,由头上发型写起,绾了个涡云髻;接着发饰,是串玉饰;浅淡的罗衫儿;最后焦点落在女主的眉头——微蹙的眉头,新画的双黛,虽是妆扮停当却也有着驱之不散的忧伤(因为要分离)。下片则看似跳脱开去,全是写景,景中有情,结尾的“奈何”道尽心绪。于是我们可以知道了,上片的那个美人儿不在身边,秋风秋雨打芭蕉,孤枕难眠的人,很是惆怅。此作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淡”,人没有正面特写,只有一个模糊的淡影儿和那一双皱着的烟眉;下片还是淡淡的,应是斜风细雨,芭蕉也就那么三两棵,有点声音应该并不大,在这么个略带清冷的季节里,袭上心来的,恰恰是寂寞。

    
《菩萨蛮》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晌偎人颤。好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再来个重口味的,这阕艳词是写给小周后的,关键是当时她还是他的小姨子,他们俩这是在偷情哦。起笔环境描写,各位行家一看便知这是个偷情的好地方,花明月暗还起了点薄雾,该能看见的能看见,该看不见的正好看不见,于是便“好”向郎边去啦;小姑娘拎着鞋只穿袜子,为什么呢?因为是“偷”,要悄悄的,不要弄出声响。此句非亲历不可得也!下片则是准确的幽会地点,“颤”字也是绝妙,小姑娘的娇羞、紧张、激动,说不准还有点冷,而这一切,非“偎”着不能知也。结句就有点露骨了,坐实了是偷情无疑。——皇帝跟小姨子偷情,这不算太香艳的段子,但这么真切的、深刻的、翔实的写出来的,只怕就这么一位了。由此作可知两点:其一,李煜骨子里是个不羁的文人,而不是当皇帝的材料;其二,偷情果然是幸福的!

    
《清平乐》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
。——春已过半,人还没来。故而“愁肠断”。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立了很久。。。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
。——远人未归。
    
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此句流传千古,被后人翻写无数!
  此作是后主在思念出访宋朝的七弟李从善,语言平实如话,不事雕琢。上片给我们的依旧是个不清晰的背影,立在石阶上梅树下,梅花落了一身又一身。他望着遥远的地方,弟弟走了很久还没有音讯回来,愁肠暗生。他是皇帝,他不能说也无处说,于是只能这么呆呆的立着,望着,盼着。结句说这种离恨啊,就像春草一般,越走越远,越生越多。。。此作已经基本可见后主词风了:清雅、白描、自然、深情。
  这三首作品可以作为后主前期作品的代表,虽有花间词派的影子却并不囿于花间,其香秾固然如出一辙,但清雅、深远则已经超过了花间的诸人了。


  偏安十五年之后,大宋皇帝不容别人在他床边上打呼噜,终究还是灭了南唐。亡国之君被俘北上,封为“违命侯”(您听听这封号),开始了“臣虏”的生活。后主的词风以此为界,被分为前期与后期,与前期作品的绮丽、雅致还带点文青的小忧伤相比,后期的作品则真正的沉痛、深沉,字里行间,到处都是浓得化不开的悲伤、哀婉、凄楚,催人泪下。
    
《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从文字上说,此作几乎不用注解,略通诗文的都看得懂,但其中的悔与痛,则需细品。上阕一片大好河山,享国半纪、山河半壁,虽然偏安江南,但富庶、繁荣却是真实的。史书总是说后主“生于深宫之内,长于妇人之手”,其生活的优裕亦可得见,“几曾识干戈”并不是矫情。他爸爸打江山的时候他大概还小,他哥哥和叔叔争储位的时候他大概不曾想过这个位子会是他的,所以,亡国前他更像个富家子弟,只知诗词歌舞的公子哥儿。干戈二字,实实是不懂的。下片转得其实有点急,但“一旦”这个词用得极好,就是急转弯也转得圆融自然。从皇帝到阶下囚,旦夕之间,袒身受降,此中屈辱、无奈、羞愧、懊悔,比无可比,道无可道,那么人自然也就显出老态,腰身天天瘦,鬓角日日苍。这些都不说,“最是”为递进之意,承上启下——仓仓皇皇的辞别宗庙的那天,以前天天演奏欢歌悦曲的皇家乐队,居然奏响了别离的歌,这个氛围下,亡国之君与宫娥们垂泪相对。我想,这里的宫娥应该是个对小人物的泛指,可以想象当时的皇家宗庙,肯定哭声一片,作为这一切责任的最终承担者,李煜的心情一定是他毕生难忘的。


    《菩萨蛮》
    人生愁恨何能免,消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这一阕《菩萨蛮》,与前面偷情的那首相比,是不是判若两人?“愁恨”是此作之词眼,亦是李后主最后三年作品的主要基调。这篇上下阕各一个“梦”字,上片是实梦,梦回故国;下片连梦也是虚的,是与往事一样的“虚空”。


    《忆江南》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这又一首写到了“梦”,写到了“恨”。此作巧妙的是,27个字的作品,有19字写的是一幅鲜活欢乐的景象,流丽明亮。这样的景象却只能在梦魂之中,叫人如何不恨?景越美,情越欢,恨越深!


    《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此作是最清冷凄凉的一首,是造境典范。意境凄婉哀怨,每一个字都为着这一意境服务。“无言”起笔,引起全词。一幅沉默的、孤寂画面徐徐展开,他自己上了西楼,抬头看到月亮,如钩。院子里只一棵梧桐,徒添寂寞,锁住的仅仅是清秋么?或者还有家国,还有圆月,还有春天,还有自由和尊严。。。“剪不断、理还乱”,一团乱絮般的离愁,说不出道不得,只能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了。此作无典故、无修饰,真的就是大白话,却字字珠玑,一字不可改,其艺术水平在后主词中绝对是顶级的。


    《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这一首则是用了“比”法,通篇比喻,先是以林花自喻,春红比喻自己曾经的幸福与快乐,寒雨晚风则是赵宋王朝呗。最妙的是结句的“人生长恨水长东”,神来之笔,才冠古今。以滚滚不息的东流水来比喻自己的恨,一是多,一是久,一是永无休止,还能再精妙点么?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春花秋月”指岁月流转,年复年年,没有尽头。起笔其实是很悠远的。在这无休无止的岁月中,有多少往事会让人想起。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东风,是从故国刮过来的(南京总是在洛阳东边啦),月明依旧,故国却早已不堪回首。。。我觉得这里他是有悔恨之意的,作为那个王朝的最高统治者,他现在想起来自己是应该对这一切负责的!情何以堪啊!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雕栏玉砌”紧承“故国”,“应”“只是”这两个虚词一接一转,情绪顿出。这里“朱颜”一词很拟人,亦很用情。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再次用了春水东流作比,他的愁,真的好多好多。。。
  写到这首,已近尾声。后主42岁的生日那天,他让人唱了这阕词,赵光义先生热情的送来了——牵机酒。一代词帝,因词殒命。固然这些都不过是个借口,他就是不过生日、不唱歌、不填词、不见徐铉,那壶酒也是早晚的事儿。但这首词,即使没有催命的故事,也不妨碍它名垂青史。


  李煜的词,从题材上跳出了兰闺罗帐,视野更加开阔广泛;从功能上突破了演唱功能而开始以抒发内心情感为主;从格调上摆脱了晚唐花间的香艳轻浮,转入清雅、深沉;从风格上洗尽铅华,清水芙蓉,虽粗服乱发不掩国色——以此四点,李煜被奉为“词坛皇帝”绝不过分。


  最后不得不提一下的,是李璟先生的宰相冯延巳,后世评价他“上翼二主,下启欧晏”,他“思深辞丽”的词风,对北宋早期令词大家欧阳修与晏殊的影响相当大,这里咱们品读他一首:
    《谒金门》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
    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 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此作虽未离闺阁,比之老温的秾艳,实在是“清淡”得多了。起笔“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一语双关,正合了小令要“劈面而来”的感觉,那一个“乍”字,皱的是水,也是她的眉,她的心。她闲闷,她无聊,她逗鸳鸯,掐杏花,在这春花烂漫的季节,一个人。她靠着斗鸭栏杆,玉搔头也没插紧,都快掉下来了。掉就掉了呗,又没人看!天天盼着那个人来,他就是不来,此时女主的心情肯定是很烦的,此际却听到头上喜鹊叫了,不禁灿然而喜。这个“喜”字,逗活了全篇,让人眼前一亮。后面呢?没了,自己琢磨去吧。。。这一笔,又合了小令的另一要求“缓缓而去”,所以老冯虽然人品官品都不咋的,但这词、特别是填词之法,是真的很赞的!


  南唐被宋灭了之后,南唐繁荣的文化艺术也被北宋收入囊中,所以南唐词脉并没有断,而且为北宋早期小令的极盛提供了基础和依托。



2014-3-7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