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游诗酒影

一苇的新博客

 
 
 

日志

 
 

《一苇读诗词》第十五讲:花间旖旎  

2014-03-01 00:05:46|  分类: 一苇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这一讲开始,一苇同大家一起开始词的赏析。词,又叫长短句,是源于诗而别于诗的一种韵文文体。词与诗最明显的区别在于每句字数不定,长短交错,所以也叫“长短句”;深层里词区别与诗的另一特点,便是词在早期是用于吟唱的(如同早期的诗),脱胎于早年的乐府体系。后来分为词与曲两支,词湮灭了演唱功能而只剩下文字功能;曲则还继续演唱(后世的散曲则又有所变化,不在此讨论了)。词的创作是先有谱(声)再有词(字),词谱是方便唱歌的一种固定曲调,渐渐根据曲调的起伏定下来声律,形成平仄格律,终成定谱。虽然词谱体例众多,但大体还是比较固定的,小有变化而已。

  有关词的起源,有几种不同的说法。最早的追溯到了隋朝,靠谱的有唐初的敦煌曲子词,自西域流传至中原。自盛唐以下,白居易、刘禹锡、韦应物、王建等唐朝著名诗人,都有著名词作传世。这个时期的词全是小令,而且很多字句都留有明显的绝律痕迹(律句、对偶等等),咱们来看两首熟悉的:
    
《忆江南》——白居易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从平仄上说,“风景旧曾谙”“能不忆江南”都是“平仄仄平平”,标准的五言律句。而“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则是一对偶句,对仗合律。所以早期某些词谱与格律诗的血源关系还是很近的。

    《调笑令——宫词》——王建
    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

  这个牌子很多谱书上写叫《古调笑》,这是最早出现的一批词牌子之一。字数参差变化、平仄起伏相当大,而且还有颠倒末尾两字的换韵现象,牌子虽小却很难写的。
  王建(公元767年—830年)是宫词大家,《全唐诗》里有相当比例的题为《宫词》的作品出自此人之手。这首小令就是典型的宫廷题材,篇幅虽小却是起承转合全没耽误。以团扇起手,引入美人病了,信息量很大:美人是在宫里的,她病了,她要用团扇遮住脸上的病容。她为什么要遮呢?因为有人要看,谁要看呢?自然是皇帝!她病了皇帝来看她,说明什么?受宠啊!所以她用团扇遮住病容,学汉武帝的李夫人,给亲爱的皇帝留下一个永远美丽的记忆——喏,看到没?这十个字的信息量,编一集电视剧没问题吧?再补上前面没病的时候如何入宫、如何受宠。。。半截《甄嬛传》了!接下来的承却是往下走了,一病三年憔悴不堪,皇帝也不来了,姐妹们也不来了。这句承得紧却承得暗,细细一琢磨,又是两集电视剧!“弦管弦管”,这个叠字处,则是转,《调笑令》的功夫全在这一叠字上,这里写不好,全篇报废!这一转便转到“春草昭阳路断”,昭阳代指美人住的宫殿,春天的杂草长满了昭阳宫,连甬道都长满了,像断了一样。清冷、孤寂、凄凉。。。这哪里是昭阳院,分明是长门宫啊!写到这里,宫词含蓄、婉转的特点已经淋漓尽致,宫中女子的悲惨命运,令人扼腕!品到这儿,王建先生的目的差不多能达到了!


    《菩萨蛮》——李白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
。——“伤心”有词眼之感。起句全是景,虽无人,但有双眼睛在看,景在眼中,情在景中。
    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这个人,有其形而无面目,如同剪影!


    玉阶空伫立,宿鸟归飞急。——“宿鸟归飞急”反衬出对远行人的抱怨。
    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长亭更短亭”是说明离得远,与上文的“空”字相吻合,用心慎密。

  此作被称为“百词之祖”,说是李白的作品,当然也有人质疑说是唐末某不知名人士所作。不管怎么说,此作是相当不错的。词虽小,层次井然,如同分镜头。第一句一个远景,色调灰暗清冷;第二句拉到“高楼”进而聚焦到“人”上。下片则是女主的背影,配点画外音。。。最后顺着女主的思绪,镜头越拉越长,越放越远。。。

  晚唐时已经有不少很熟悉的名字涌现在词坛上,比如唐昭宗(也是个不务正业的主儿)、皇甫松、韩偓、司空图,我们经常能从《钦定词谱》上看到他们的名字,他们的作品,经常作为某一词牌的代表作出现在例词里。这一时期最牛的,温庭筠!花间派鼻祖,情词小令宗师——他首先是晚唐的一位著名诗人,他的诗名为词名所掩,其实要是没有词,他的诗也足以让他名垂后世了!“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这句听过吧,小温写的哦!温飞卿的词,没别的,就是闺阁题材,浓致婉丽,含蕴细腻,后世词人学他的很多,写这类词的也很多,浓情艳色应有尽有,但再没有人能把词写得精致到这个份儿上了。后因五代蜀人编纂《花间集》中收录了不少温庭筠的作品,所以他被冠以花间鼻祖的称号。
  来看看小温的
《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
。——画着小山的屏风上,金色的阳光明灭(美人挺能睡的)。飞卿词中“金”字比比皆是,充满着富丽堂皇的色彩。乌黑的头发半遮着如雪的香腮。这美人好动人!
    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懒洋洋的美人爬起来描眉梳妆,“迟”字呼应前句。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工笔特写的美人梳妆图,梳妆台上通常有一面镶在梳妆匣盖上的方镜,另外还要有一面靶镜,就是带把的小一点的镜子,头梳好了,要用两面镜子一起照才能自己看到脑后的发髻梳得怎么样。所以这一笔极为传神,也极有生活。
    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接着美人更衣,穿的是新贴了绣花的罗锦短褂,贴的什么花色啊?一双金色的鹧鸪!看,又是“金色”!“双双”则暗喻美人心中对爱情的渴望。


  再来看看飞卿的《望江南》: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这是两首闺中思远之作。第一首,以“恨”起笔,而且还“千万恨”,如同苏州女人骂老公 “乃格杀千刀格”,一半发泄、一半发嗲;接下去更厉害了,恨也不算完,还要“恨极”。但“在天涯一下吐露了心事。接下来的“山月、水风、碧云”则尽显风流!
  第二首的女主没那么闹腾,她就静静的、靠在望江楼的栏干上,看帆看水看大江,看的是什么?是那个该回没回的人啊!这首是尾句点题,“肠断”二字说明了一切!多么精致玲珑的构思和语句啊!


  总体来说,温飞卿是诗人填词的先导,他的文思缜密、技巧精湛(对于后世学诗的人来说,我力主先学诗再填词),他把词以这种含蕴香软、浓艳绮丽的方式推到了世人的面前,使得词,作为一种新兴文体,登堂入室。当然,温词的缺点是他的词没有啥思想境界也说不上什么格调,就是闺情绮怨。可能是因为他的创作中诗词兼而有之,本着诗庄词媚的原则,他的词没啥正事亦在情理之中。

  《花间词》中堪与小温并提的,便是韦庄。韦庄以大诗人之身份辅佐王建(847年-918年,与前面写宫词的那位不是一个人啊,差了接近100岁呢),建立前蜀政权,偏安天府沃土,民生富足,他也能有闲功夫来填词作曲。韦庄虽然也是花间领军人物,但其词风与温庭筠还是有蛮大差距的。温飞卿不说潦倒终生吧,反正也没当过什么大官,但一辈子过得很平稳;韦庄则身历黄巢兵乱在先,官居宰辅重臣于后,其经历、眼界、感受皆与飞卿大异,故而韦词“笔意清疏,情意凄怨”(龙榆生先生语),词意中总有着一缕忧思,绵绵不绝。

  他很出名的一首《思帝乡——春日游》: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浅粉的杏花,映衬着花间的女子。虽未提及,却也如画。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喏,姑娘看帅哥,古已有之。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心底的话儿如何说出口?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五代时期民间思想还是蛮开放的,想得开

  这阕小令纯系白描手法,是“寓浓于淡”的典范——浅色线条的图画中,那一抹浓烈的春心!有明有暗,有景有情,有男有女,有声有色。。。

  相传韦庄有个爱姬,长得好又擅长诗词。结果让王建硬给连骗带要的弄进宫去了。韦庄固然贵为宰辅,但也还是不敢跟皇帝抢女人,于是抑郁成词,写过不少名作。这不算八卦哦!

  比如《小重山》:

    一闭昭阳春又春。夜寒宫漏永,梦君恩。——“春又春”,妙极,一春又一春,何等孤寂漫长。“梦”里君恩,君恩只在梦里,说明失宠。
    卧思陈事暗销魂。罗衣湿,新揾旧啼痕。——对比今昔,“销魂”在所难免!“新揾旧啼痕”句我喜欢得不得了。有的版本是“红袂有啼痕”我觉得绝对无法与“新揾旧啼痕”相比,故用此句。

    歌吹隔重阍。绕亭芳草绿,倚长门。——“吹”这里读四声,指管乐。歌舞升平都隔着几道宫墙了(清冷之所),心里荒凉得长了草,昭阳亦长门!
    万般惆怅向谁论?凝情立,宫殿欲黄昏。——“惆怅”二字可作词眼,女主心情尽在于此!“宫殿欲黄昏”这句读来总让人倍感凄凉。


  据说那位被迫进宫的才女读到了这首小词之后,绝食而亡——这首词的艺术感染力可见一斑吧。起句的一“闭”昭阳,闭出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关着门的昭阳宫,这里住着位女子。她住了一年又一年,过了一春又一春。春天是多么美好的季节,但这美好属于宫外的,宫里只有永远的寒夜,和在寒夜里做着痴心梦的女子。上片结句“新揾旧啼痕”,乍一读有点自相矛盾,细品来,不过是新啼痕下旧啼痕啊!上片清冷凄恻,笔意依旧清淡疏离,看似白描,浑不着力。下片紧承“啼痕”,这里冷屋鬼火的三更泣,重阍之外呢?歌管乐声遥遥隔墙而来。女子静倚长门,听着外面的欢乐,看着萋萋芳草,心底荒凉想必犹胜于亭。万般的惆怅,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她就这么痴痴的站着,任时间慢慢流走,宫殿没入黄昏。此结亦是力道十足,黄昏,营造的是一种幽暗的、压抑的、没有光明的意境,前面清冷的描写,孤清的人儿,最后都没入这深宫的黄昏。。。此作胜在情字,幽深浓郁,对词中女子深深的怜惜与同情,尽在不言中。

  温韦之后,花间词人大体分了两路:一路学温,绮浓香艳,专写情事;一路学韦,笔意疏淡,抚今怀古。
  当时有牛峤和牛希济叔侄二人,那叫一个香艳啊——是的,真正是香艳。牛希济写过一个《浣溪沙》:
    相见休言有泪珠,酒阑重得叙欢娱,凤屏鸳枕宿金铺。
    兰麝细香闻喘息,绮罗纤缕见肌肤,此时还恨薄情无?

  这个差不多是底线了,再香艳些,就成荤段子了。

  还有一位我蛮喜欢的,皇甫松——他的风格明显跟韦庄是一路的,咱们来看一曲《梦江南》: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时间、环境。不同于温词中的奢华,皇甫松营造的,是个温情而迷蒙的氛围。
    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潇潇。——烟雨江南,是偏安西蜀者永远的梦。
    人语驿边桥。——这结妙在“语”,有声又无声。似有还无的语,或急或缓的雨,可长可短的笛,可黄可青的梅。这就是梦中的江南啊!

  我真的好喜欢皇甫松这种细腻温婉的词文,读着很舒服。另外沧月有个短篇小说便叫《夜船吹笛雨潇潇》,也很值得一读,呵呵。

  《花间词》是西蜀人所编,作者除了温庭筠之外,亦都是前后蜀国的文人——天府之国啊,富足安逸,他们的小日子过得十分巴适,但其境界、思想、胸襟、眼界都不可避免的受到自然环境与社会环境的制约,词作题材、范围都比较狭窄,这是时代使然,不可强求诸词家。


2014-2-21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