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游诗酒影

一苇的新博客

 
 
 

日志

 
 

《一苇读诗词》第一讲:诗经  

2013-11-14 17:01:42|  分类: 一苇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大家好!很高兴能有机会在此与诸位诗友共同欣赏、学习古今诗词的精品佳作。

  我们这里说的“诗词”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并非仅限于格律诗和宋词,我们欣赏、涉猎的范围将从《诗经》、乐府到唐诗宋词元曲、乃至近代、现代甚至网络作品;而“精品”与否则是完全由区区“一苇一苇”说了算。我会从不同形式、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作品中挑出若干,或精细研读或粗略解析(视我喜欢的程度而定啦),在集中讨论时间里就该作品的赏析邀请大家进行讨论——希望能与大家共同学习诗词欣赏的方法、提高欣赏的水平。我们的终极目标:提高欣赏能力、提高创作水平!

  好啦,言归正传,第一讲:《诗经》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收集整理了自西周到春秋时期的诗歌(距今差不多要三千年了),共计三百零五首。《诗经》的时间跨度约五百年,地域则基本覆盖了中原地区(华中和华北)。《诗经》并非是创作诗集而是汇集而成,就是说其中的作品不是某一个人创作而成,相反,其中相当的作品是民歌、民谣。有人说《诗经》是孔子编撰的,不过这种说法好象让否了。反正不管是谁编的,其中的作品精美、深邃、鲜活而富于哲理,不仅是千古名篇,更为后代的诗歌创作划好了分类、指点了方法。

  《诗经》把诗分成了三类,三个字:风雅颂——风是老百姓的诗歌,写的是普通人的爱恨情仇喜怒哀乐生产劳作,内容十分丰富繁杂;雅是王公贵族的诗歌,多是他们的起居饮宴之中所奏所歌,其中也包括一些精神、情感层面的东西;颂则是神仙们的诗歌,用于祭祀、祈祷。细想想,后世乃至如今的诗歌,大体脱不出这三类,无非“颂”比较少见。

  《诗经》还把诗歌的创作手法分成了三类,三个字:赋比兴——赋,正面描写,铺叙;比,侧面描写,比喻;兴,隐性描写,暗喻或者引申。这三种手法在诗词创作中各有妙用缺一不可:没有赋,你说不明白,说不明白就会影响作品的可读性;没有比,你说不活络,说不活络就会影响作品的生动性;没有兴,你说不深刻,说不深刻就会影响作品的含蓄性。而很多优秀的作品,都会是至少两种手法的巧妙结合,这个可以慢慢分析。

  风雅颂、赋比兴,这六个字几乎成为中国三千年来所有诗歌创作的指导方针,所以《诗经》是我们必修之课,对《诗经》的分析与学习也是我们《精品赏析》栏目的必由之路。

  在此我把我比较喜欢的挑出来三首——两“风”一“雅”:

  《国风——周南·卷耳》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音至)彼周行。
  陟(音至)彼崔嵬,我马虺隤(音灰颓)。我姑酌彼金罍(音雷),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音四公),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因居)矣,我马瘏(音图)矣。我仆痡(音扑)矣,云何吁矣!

  这首作品入选的原因是因为它独特的结构:四节,每节四句。妙的是这四节分写两人。第一节,采卷耳的,是女人,她在思念那个在外奔波的男人;后三节,写的是男人,他骑着马登山,累得要死,借酒浇愁。他的境遇着实不怎么样,爬山爬得马也瘸了、仆人也趴了,他自己呢,一声叹息。诗写的是离愁,但通篇未着一字,于女子,一个“嗟”;于男子,一个“吁”。创作手法上以赋为主,辅以兴。大量运用侧面的描写,山高、马乏、仆疲,这些足以从侧面显示出男主的生存状态并足以让我们想象出他的心情如何。这是一种极类戏剧的写法,而且只展现一些很小的片段,你却可以想象着编出个电视剧来。起得有悬念,结得有余地,令人浮想联翩。。。

  《国风——郑风·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这首作品入选的原因在于它的短小俏皮,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侄女的芳名便是“子衿”,自然是区区在下的杰作!诗作完全是个娇憨的女子口气,想着你那衣襟啊,我的心在颤抖。我不上你那去,你就不能来个信儿?(当世的姑娘给小伙儿发短信要弄这么一句,那小伙子儿准得哆嗦。)姑娘又想那人儿的玉佩(看来也不是穷孩子,至少能佩上块玉),抱怨我不去怎么你也不来呢?最好玩的在第三节,姑娘大概是想得要发疯了,跑到城墙上,看着下面贩夫走卒的人来人往。读到这里,肯定我们都受到了感染,这小伙子大概得走了很长时间了,看把这姑娘急的。因为在那个年代,一个姑娘跑到城墙上,差不多就是她能到的最远距离了,我们都要替那姑娘怒了——那混蛋是怎么回事!结句的“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则让我们憋了半天的气,扑哧一声跑了个光,一天不见如同三个月,两天不见就是咱们这诗词学校的一学期了,那可不是太长了嘛。其实不过两天而已。姑娘的深情一个子喷涌而出,她的嗔她的思全都有了着落——同时,也从侧面写出了那一个“子”,那个着青衣佩青玉的男孩,得有多优秀啊!

  《小雅——鹿鸣之什·棠棣》
  棠棣之华,鄂(同萼)不(同拊)韡韡(同炜炜)。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死丧之威,兄弟孔怀。原隰(音席)裒(音póu)矣,兄弟求矣。
  脊令(鹡鸰)在原,兄弟急难。每有良朋,况也求叹。
  兄弟阋(音戏)于墙,外御其务。每有良朋,烝(音争)也无戎。
  丧乱既平,既安且宁。虽有兄弟,不如友生。
  傧尔笾(音边)豆,饮酒之饫(音遇)。兄弟既具,和乐且孺。
  妻子好合,如鼓琴瑟。兄弟既翕(音希),和乐且湛。
  宜尔家室,乐尔妻帑。是究是图,亶其然乎?

  这首作品入选的原因一是因为第一节的知名度,估计稍通文墨的人,提及“兄弟之情”的时候都会想到这首;二是因为这是一篇不多见的“论说文”,其结构、层次的复杂、全面,无论为文为诗特别是填词中长调,这种多角度思维、全方位切入的笔法都是值得借鉴的。
  第一节是总说,以棠棣花开时,花萼与花朵的关系来比喻兄弟。“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则成为千百年来人们对于“悌”的最高解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血浓于水,没有什么能比得过兄弟的。(现在都独生子女了,没了亲兄弟可以有把兄弟,刘关张当年已经做了示范。)这句是“论点”。接下来的论证过程有反正两面,先说家里死人了,兄弟与你同悲;再说你作为当事人死半道上了,兄弟替你收尸;再说你受困了,兄弟会来帮你;最后说你们哥俩就算掐架了,碰上外人挑衅也会一起上。这些都是“朋友”二字所不能替代的,是血亲才会有的行为。真这么做了,便不是兄弟,也是兄弟了!“丧乱既平,既安且宁”是个承上启下的过渡,这在诗词创作中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转下来则写安定生活中的兄弟之情,欲扬先抑,起笔就写虽有兄弟,其实有时可能不如朋友走得近。但兄弟们在一起吃饭喝酒时,多么快乐和美;还有老婆孩子这些家人,大家这样亲密的在一起,是多么快乐啊!正反两面都说完后,作品并未结束,而是用了个巧妙的反问:你想家庭和睦吗?你想老婆孩子都开心吗?那么,多琢磨琢磨兄弟之情吧,不是吗?确实是!经过这么一番论证,每个读者对兄弟之情都会有了深刻的印象与思考,目的达到!

  以此三首为例,我们对《诗经》中的作品进行了一个品读与欣赏,我想就此三首作品,留下几个问题,请诸位思考一下,咱们集中讨论时再细聊:
  1、
《诗经》的句式有什么特点?
  2、 《诗经》用韵有什么特点?
  3、 《诗经》中你喜欢哪首?说说理由。

《诗经》中的佳作多多,再随便聊几篇:

《鹊巢》

维鹊有巢,维鸠居之。之子于归,百两御之。

维鹊有巢,维鸠方之。之子于归,百两将之。

维鹊有巢,维鸠盈之。之子于归,百两成之。

这里面的“两”就是“辆”之意。

诗句说:

喜鹊搭个窝兮,住进来个斑鸠。她出嫁的时候,一百辆车来迎她;

喜鹊搭个窝兮,钻进来个斑鸠。她出嫁的时候,一百辆车来接她;

喜鹊搭个窝兮,塞进来个斑鸠。她出嫁的时候,一百辆车来娶她;

 

诗中人的口气,应该是参与女主角婚礼的女客人,她应该是仰慕那女主的夫婿的,所以口气酸溜溜的,绝对是羡慕嫉妒恨啊——这是我的理解啊,不一定是正解!《毛诗》中对此段的解释是:皇家婚礼场面,鹊巢比喻王宫,“鸠”则是指后妃——我觉得实在太扯淡了,从古到今“鸠占鹊巢”是啥意思?

(再说一遍,所有的这些皆是我一家之言,纯粹的个人意见,与文献或者主流不谐之处,请自动一笑)

再来一首再来一篇结构相当独特的。大家都读过姜夔的《扬州慢》,他在序言中写到了“黍离之悲”,作为“亡国之恨”的代名词,本源之处,便在此作:

《黍离》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黍离》篇是周大夫路过旧都镐京,发现宗庙已经湮灭成田,心生感慨。后世就以此作作为感慨今昔、感伤故国的亡国咏叹调了。其实这一点也有争议(似乎《毛诗》都是往国事上拔高),因为从字面上完全看不出与西周亡国有什么关系,可能只是一个文人行吟之咏罢了。但是不管到底是不是写亡国之痛的,我们都应该知道此篇之妙处,在于通篇仅七字之别,时间、情绪的交待准确、到位,层次立现——绝对高手所为!

第一句的“苗”“穗”“实”,是黍的三个阶段,代表着接近一年的时间变化;而主人公的心情由“摇摇”到“如醉”到“如噎”,愈见沉重。不仅照顾了韵脚,同时表达了感情!后世作品,能一字之间控制全篇变化的,很罕见!

《柏舟》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诉,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这篇也是《诗经》中我极喜欢的一篇,古人说此作抵得上全本《离骚》,高士之操,铿锵在耳,推荐!

特别是其中的这一句: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我每次读都有种发自内心的战栗——这是一个“士”的呐喊,其心正、其志坚、其仪威,这样的人,要么注定孤独,要么。。。如屈子!

 

最后再来一个荤段子吧:《诗经》中据说是孔丘同志删减后硕果仅存的一首浅黄色诗篇(黄的程度视读者脑补的水平而定):

《野有死麇》

野有死麇(音军),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音素),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音税)兮,无使尨(音忙)也吠。

诗里说:

山野里有只死鹿兮,白茅以包之。有个姑娘怀春兮,帅小伙来勾搭之。

林子里有个树丛兮,死鹿以献之。那束白茅扎得很好兮,姑娘你可真像块美玉。

哥你悠着点兮别那么急,哥你别碰我的裙子兮,也别让那小狗乱叫。。。

话外之意诸位细品。。。

有关《诗经》的用韵,通俗来说大体有这么几种常用方式:

1、 句句用韵,有全章一韵到底的或者一章双韵的;

2、 隔用押韵(双句);

3、 一、二、四句用韵,跳过第三名(如同绝句)。

4、 此外还有: 抱韵——第一、四句或者二、三有用韵; 疏韵——隔两句用韵; 换韵——在一篇作品里交杂各种不同用韵方法。

  评论这张
 
阅读(67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