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游诗酒影

一苇的新博客

 
 
 

日志

 
 

(原创)蒋捷《声声慢——秋声》赏析  

2012-07-04 13:41:45|  分类: 一苇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夜里失眠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蒋捷来,顺便想起他的三首名词:《声声慢——秋声》《一剪梅——过吴江》《虞美人——听雨》,虽然这三首词在这三个词牌子里都还排不上老大——《声声慢》的老大非易安的“寻寻觅觅”莫属;《一剪梅》也是易安的“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更出名些;《虞美人》的第一肯定得推李后主的“春花秋月何时了”,但蒋捷的词的好处也是独特而绝对的。今天先说这个《声声慢》吧。

  《声声慢》原来叫《胜胜慢》,最早出现在晁补之的词里,上下两片,有平声韵(请参看晁补之版)与仄声韵(请参照易安版),不知道流传至今的是平声版的更多还是仄声版的更多些。但毫无疑问的是,易安此词刚填的时候一定是叫《胜胜慢》的,到一百多年之后,南宋末年的没落文人蒋捷填了这一阙空前绝后《胜胜慢——秋声》之后,因词写的是“声”,韵脚全用“声”字,竟连词牌名字也被改成了《声声慢》,非但以后再填此词多叫《声声慢》,甚至连一百多年前的易安词也给改了,《胜胜慢》这个正名竟渐渐无人用了,可见蒋氏此词之绝!

  我之所以对《声声慢》印象深刻,最早其实是迷恋于它“独木桥体”这个罕见的外表(我对于这种更类似文字游戏的东西一直非常着迷)。记得我上高中时开始看有关诗词常识的书,有关词的介绍中,专门有一节叫“独木桥体”。所谓“独木桥体”就是一首词全部(或者大部分)用同一个韵脚,当时举例便是这阙《声声慢》,那种同一韵脚吟颂时的独特乐感,配上凄清忧愁的情绪,绝对深深打动了当时十几岁的我,遂对此体印象深刻。我上高中时便效颦填过一首《沁园春》,词句早已遗失,但韵脚还记得,全是“人”字,写的是我和两个同学一起登山游玩的事儿;后来填过一阙《思远人——饮酒》,韵脚全是“影”字,现在还找着到:http://www.shicijiayuan.com/home/2009/15/39.html#。不是要显摆什么,只是说蒋氏此词对我影响之深。

  扯远了,来说词吧:

  《声声慢——秋声》

  黄花深巷,红叶低窗,凄凉一片秋声。

  豆雨声来,中间夹带风声。

  疏疏二十五点,丽谯门、不锁更声。

  故人远,问谁摇玉佩,檐底铃声?

 

  彩角声吹月堕,渐连营马动,四起笳声。

  闪烁邻灯,灯前尚有砧声。

  知他诉愁到晓,碎哝哝、多少蛩声!

  诉未了,把一半、分与雁声。

 

  起句“黄花深巷、红叶低窗”交待的是时间地点,江南小巷,掩映在红叶黄花之中的一处小窗里,有个诗人。“深”与“低”字略带压抑感但情绪尚不明显;“凄凉一片秋声”则清楚明了的写了诗人的心情,“凄凉”二字给这首词定下了基调,“秋声”二字则写明了主题——诗人要写的是“凄凉的秋声”。

  下一句“豆雨声来,中间夹带风声”写了雨声与风声,雨声如豆可见雨不算小,而且急;风声夹在雨声中,那个声音我们想也想得出来——顺着窗户缝溜进来的夹在急雨中的风声是什么样。

  第三句“疏疏二十五点,丽谯门、不锁更声”,这一句是写诗人听到的打更的声音,古代一夜五更、每更五点,每一点相当于现在的24分钟,所以写“疏疏二十五点”,这一句粗看是写更声,细品一下,竟是诗人听了一整夜的更声啊,一夜未眠,在风雨声中一声一声数着城门的打更声,这滋味,无从说。

  第四句“故人远,问谁摇玉佩,檐底铃声”?是问句又不是问句,是铃声又不是铃声。风雨中一夜无眠,总得有所思,所思者何?故人也。那么我们就会想,此时的蒋捷应该是孤单的,是人在旅途还是更糟糕的直接飘零客乡?那深巷低窗无论如何也肯定不是他的家了,这里只有凄凉的秋声而没有故乡亲人,耳中依稀听到的以为是故人叮咚的环佩,不想只是檐下的铁马风铃。

  我猜想蒋捷是词中高手,定然也精通音律,这上片四句便可演奏一曲交响:雨声用扬琴、风声用洞箫、更声用堂鼓、间以铜铃演绎的风铃声,轻重有度、徐疾由意、高低相间,妙不可言。

  下片起句“彩角声吹月堕,渐连营马动,四起笳声”,折腾了一宿,现在天亮了。诗人笔尖一荡,画面由一个逼仄的小巷转至军旅营地,由诗人的小环境转向家国的大环境。这一句出现了三种声音角声、马声、笳声,心随景变,景随声变。角声和笳声可能是蒙古军队的起床号吧,马声说明士兵已经起来了,这又是近乎白描的一句,但要知道诗人是亡国之人,耳边听到的全是侵略者的角声、马声、笳声,那种国破之痛,夹在这军旅声中,怕不比风雨声更摧折文人的心。

  下片第二句“闪烁邻灯,灯前尚有砧声”,一夜没睡觉的不仅仅是蒋捷一人,隔壁的也没睡,不光没睡,有砧声说明人家还在捣衣。说明一下,捣衣不是拿棒槌在砧板上捶打着洗衣服啊,是服装面料加工的一个步骤,叫“捣练”(记得有个词牌叫《捣练子》吧?),是把生丝加工成熟丝的工艺,好让衣服穿起来更柔软舒适。这个工作在古代是属于家庭主妇的,女人连夜在捣衣通常是战争时代的写照,国破家亡大兵压境,无论这家男人是被征进了元军之中还是跟着南宋残军在继续抵抗着,女人的心都会被牵着疼,一声声的砧声带着多少牵挂与哀愁啊。

  下片第三句“知他诉愁到晓,碎哝哝、多少蛩声”,这一句明写了“愁”字,前面写有那么多声不外一个“愁”字,只是没说出来,这里终于说了出来。诗人的孤愁,邻人的思愁,离家之愁,灭国之愁,说不尽写不完,无处不愁无声不愁,连墙角的蛐蛐叫也成了愁声。横竖那蛐蛐也不停的叫,就让它替人先说着吧,那么多的愁绪,哪里说得完啊!

  结句“诉未了,分一半付与雁声”,无穷无尽的愁绪,人说不完让蛐蛐说,蛐蛐还是说不完啊,怎么办,交给南去的大雁吧。以“秋声”来说又添加了一声雁鸣,鸿雁传递信息与思念的使者,代表着旅人对消息的期待,代表着一种希望,雁鸣声多少带着点凄凄凉凉的感觉。最绝的是,全词以雁声收尾,人们的思绪由地面扬起来直到天空,从有限的视野到无边的天际,让整个词的格调更加悠远,让全词变得回味无穷。

  确是绝妙好词呀!文如曲,意如画,如果说上片是特写,那么下片就是广角。上片从巷子写到屋檐的铁马,从外向里、从大到小,浓墨重笔的描绘出词人的环境,并且由声及人,由人及情;下片则由内而外、推己及人,由一个灯下无眠的游子写到风雨飘摇中南宋朝廷的每户人家,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啊!通篇疏密有度,浓淡相宜,有深巷低窗,有画角连营,有寒蛩、有归雁,百余字的一首词,多么丰富的画面,多么深沉的情感,也不枉这一阙词居然改写了一个词牌的名字啊!

  评论这张
 
阅读(176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