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游诗酒影

一苇的新博客

 
 
 

日志

 
 

(原创)千灯行  

2008-06-02 23:09:21|  分类: 一苇记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一盏灯,照亮心灵的路;那么点一千盏灯呢?那一片灯海里,我们还能不能找到自己的心?

千灯,这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名字。灯是黑夜里的光明,无分大小,无论明暗,一盏灯,哪怕只有豆儿那么大,也是灯,也能在风前晃动起一点点光亮,也足以安抚一颗孤寂的心。曾经在哪里看到过这个名字,一下子就记住了它;这次,又不知道为什么,甚至不知道从哪里想起了它,千灯,这个小小的古镇。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夏日,我们驶上千灯之路。

小镇果然是小,两条石板老街,三五浅宅深院,老人在老街边上的门洞里,看着我们微笑。小镇是古老的,又是真实的,人们在我们的景点里生活着;我们在他们的生活里穿过。那条千年的石板老街,似乎真的能通到过去。一步踏上一块石板,斗转星移,我们又回到了从前。那些斑驳的一条条拼起来的门板;那些吱吱嘎嘎作响的小竹椅;那一口双眼的井;那一座四角的亭;还有老人手边的收音机里,传出的地道的评弹声。。。

小镇一直是平静的,在这个平静的小镇子里,七百年前,顾坚老先生最先吟唱出一种婉转的腔调,人们因地而名之曰“昆腔”。七百年后,顾坚“四宜小筑”成了纪念馆,摆了小戏台,摆了戏装的偶人,摆了桌,摆了椅,还在我们的要求下,播放起昆曲的录音。

小镇又是那么不平静,在这个不平静的小镇子里,三百五十年前,吴哝软语的昆山人挺着他们一样不屈的脊梁,抗击着满人的铁蹄。他们失败了。他们的代表,明末大儒顾炎武,呐喊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埋葬了绝食殉国的母亲,离家而去,留下“不死不还家”的誓言,终生不为清廷所用。佛家劝人不可执著,执著人的总是成不了神的,只能是个人。顾炎武先生便成了个人,一个真正的人,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顾炎武是千灯的骄傲,他精勤经史,为学人之范;他自叹“十不如”,显林下之风;他学以致用,振务实之气;他常思“维艰”,归俭朴之质。他的宅院简明、清爽,门内两棵琵琶树,真的亭亭如盖。堂屋里阴凉得很,一幅中堂,一张八仙桌,一对儿楠木椅。我们坐下来,消散了暑气,也消散了尘心。转到后院,高高的青砖精雕的“芝兰玉树”的门楣边上,露出了半片淘气的芭蕉叶儿,也许是深院里关不住的灵性。

灵性关不住,转入花园来。我们从小角门进入顾园的时候,全都先“呀”了一声!一座小丘,丘上有亭,亭上有联,联上有字,这都不足为奇。奇的是,小丘上种满了太阳花,初夏的天气,娇艳的粉色小花开满了山坡,像是涂上了粉色的涂料,就是HELLO KETTY那个粉色,淡淡的,甜甜的,铺满了小小的山丘,让人眼前一亮,让人心中一颤。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那个年代,那样人家的小姐,便知了春色又如何?还不就是梦着个仙郎、消得片晌的春光罢了!

顾园在我逛过的园子里既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精的更不是最好的,但它有一条好处却是别处万万没有的:随-便-坐!游人不多,也没有管理人员,无论是亭台楼阁廊轩斋榭,各处所有的桌椅,甭管是榉木的还是楠木的,都可以随便地坐,想怎么坐就怎么坐,想坐多久就坐多久。就是因为可以这样肆意地走走坐坐,才使得我们在这样一个小小的镇子上耗上了一天的功夫。也正是因为可以这样肆意地走走坐坐,才让我们从心底里喜欢上了这个小小的镇子。

其实千灯的招牌有很多,恒升桥,尚书浦,高高的秦峰塔是所有千灯的宣传照上必有的标志,甜甜咸咸的袜底酥也是人们从千灯必带的记忆。但是,如同真正的灯一样,无论多大的灯台,无论多长的灯芯,没有那如豆的火,便没有光明。这火,便是顾炎武,便是顾坚,他们的灵性点亮了千灯的芯子,点亮了千灯的名字。

于是,我们的心也被照亮了,在那片千盏灯汇成的灯海里。。。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