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游诗酒影

一苇的新博客

 
 
 

日志

 
 

(原创)我看《血手记》  

2008-05-28 22:25:38|  分类: 一苇说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圣母院》在前,这个由莎士比亚名剧改编的昆曲让我有点心存疑虑,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子。24号收到朋友短信,说与《圣母院》是天壤之别,我心里才安生了一点。。。

两剧差别确实很大。首先基础不同,《圣母院》原著是小说,洋洋几十万字,仅由小说改编成剧本的过程便是一个艰难的再创作的过程,这一过程则直接影响着演出的效果和水平;而《血手记》的原著本身就是被当作范本的剧本,莎翁的编剧水平比起《圣母院》的改编者,不知道要高出多少——于是就剧本而言高下已现。其次是汉化程度不同,《圣母院》虽然也说着汉语,但无论是人物身份的变换还是语言的转换都不够彻底不够到位,演起来还是像在看翻译过的法国剧而不中国戏剧;而《血手记》的汉化程度则要好得多。有这两点,对于我这样一个看惯了传统戏的戏迷来说,《血手记》实在更容易接受些。

吴双是我非常熟悉的演员,但每次看戏他又都能给我点“新意”,让我看到我之前不曾看到的地方。他善于演戏,喜欢琢磨人物,所以近年来接了很多新戏,扮演过各种各样的大花脸、小花脸。作为朋友,我一直很担心演多了小花脸会影响他大花脸的台风。去年看了他在《长生殿》中扮演的安禄山,我基本上不再担心了,这个角色虽不是特别完美(我对他一些处理还是有点保留意见的),但也实实在在地是个大花脸。这次马佩这个角色大概得算标准的“花生”了,有花脸的威猛、张扬,也有老生的细腻,把这个色厉内荏的家伙表现得不错。说实话我对他的武功没有太多的期待,《闹宴》那场的身段、最后的开打以及被杀前的那个“三人提”(是叫这个名字不?)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过最后要是能来个僵尸就更好了。

余彬的铁娘子则完全是颠覆了我的记忆。这个漂亮、温柔的娇滴滴的小娘子,成了我看过的最美丽的蛇蝎妇人。那扑闪的大眼睛里,居然不时流露出狰狞的光,凶相不时闪现,真是太意外了。整体来说这个角色她演的还是很成功的,特别是《闺疯》那折,绝对的弹眼落睛,夸张的身段,花样繁多的水袖,各种各样的跌扑,远远地超出了我对她的记忆,太赞了!

季云风则是一如既往地帅,一如既往地一身正气,他大概是演不了坏蛋的,长得实在太不像坏蛋了。为数不多的开打动作干净、利落,让人看着那么舒服。

贾喆的杜宁并不是主要角色,但他出现在哪里都会比较招眼儿。嘿嘿,短打扮越发显得精神、英俊,飞脚、劈叉都其为漂亮,动作舒展、洒脱,开打火爆,赞!

王俊鑫的功夫太棒了,那只出乎大家意料的鹦鹉魂魄,动作灵活、准确,跳得高、落得轻、停得稳,这样的好功夫,只能让人疯狂地鼓掌、叫好。。。

其他演员也都很好,不一一说了,下面说点我的意见:

1、            马佩这个角色本身,戏太满,从头到尾,除了《闺疯》一折以外,几乎就没下去过,演员累得要命自不在话下,关键是这个角色从一开始就像一口拉开的弓,撑得太圆太满,没有了发展的空间。除了情节的推进以外,这个角色本身性格、情感上的发展层次不明也是个问题。开场时刚得胜还朝的马佩,应该是内敛的、恭谨的;被老婆挤兑以后唤起他内心的邪恶的欲望;真要弑君时他心中应该还是有矛盾的,而且在努力在控制内心的恐惧;弑君之后对面自己的“血手”内心的惊、惧、悔。。。当了皇帝之后就只剩下了“疯狂”,完全没了性格可言,戏是很HIGH,但只是表象,角色已经失去了内心。。。

2、            《闺疯》一折美则美矣,当折子戏演也是极好的,但有点“夺朱”之意,过分地渲染占用了过多的时间,以至于影响了其他细节的铺陈。比如梅云夫妇一死一走的铺排,应该多用一点时间编得更严实一点的;

3、            三位“仙姑”或者说巫婆还是有点隔,跟整个脉络感觉上不太和谐。虽然她们在起着推进情节、安排谶语的作用,但也许可以想办法与全剧更融洽一点。

4、            服装方面,马佩弑君那场是不应该再继续穿靠的。靠属于战斗服装,刚出场时他是作战归来,穿着战斗服还算合理,但弑君时是在家里,应该换上常服才对。为了动作方便,我觉得还是应该穿箭衣的。汤泼泼扮演的“健男”(好奇怪的名字)在第一场里出现时穿的是帔,梳着大头,看起来还以为是马佩家的二奶奶呢,其实应该是个丫头吧,我觉得还是穿彩衣彩裤比较合适。即使后面要穿宫装,再换一下就是了,她两次出场隔得远着呢。后面《闹宴》一场出现的袁佳扮演的梅云夫人,穿的是白蟒,那么就应该相应地配顶凤冠才对,现在这个头面跟蟒不配,显得脑袋特别小,不好看。还有小贾的角色,以身份来说他是大将家的公子,可是打扮上除了那顶盔以外,基本上是往马僮上靠的。还有杜戈被刺那场,杜宁的动作是马僮带马的动作,可是他自己却还拿着个马鞭,这说明他自己也骑着马,那样的话他是怎么给父亲牵马的呢?

5、            灯光!拜托,改改这可怕的灯光吧,昏暗的灯光不仅大大提高拍照的难度,让我眼睛疼,关键是会让观众持久处于压抑之中,有种看戏看得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这多少有失戏剧的娱乐功能。

 

总之,这戏还是昆曲,我愿意再看,就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