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游诗酒影

一苇的新博客

 
 
 

日志

 
 

(原创)大鼓--渐行渐远的曲艺  

2007-10-11 22:55:22|  分类: 一苇说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晚上央视十一台的个纪念魏喜奎先生的演唱会,可惜我回来得晚,只看了个尾巴。

我看到的节目里唯一一个完整的是乐亭大鼓,说的是一个老姑娘找对象的段子,年愈不惑的女演员嗓音干涩,缺乏润泽。放下这位女演员不说,这个段子本身也实在太恶心了,一个四十岁的老姑娘,要一次找十二个老公,这本身就是个扯淡的事儿,最后被否定的原因居然是“没有那么大的床”,简直是FP嘛!不知道哪个杂碎写的这种GP段子,可杀不可留,好好的民间艺术就让这些杂碎给毁了!通俗不是庸俗,下里巴人也不都下流,可恶的家伙!

魏喜奎先生的段子我其实没听过,对她的记忆是那部叫《珍妃泪》的电影,虽然回想起来,影片中珍妃的扮相实在是不像十几岁的小妃嫔,但她的表演和演唱确实是很出色的。

如同妖妖喜欢娴娴一样,我对于大鼓的喜爱,则全部集中在骆玉笙先生身上。骆先生的小段子像《丑末寅初》《风雨归舟》格调清新,语言通俗而不庸俗;她唱故事的时候则是曲中有情情中有曲,风格大方得很,既引人又不过,我最喜欢听的是三国里的《单刀会》,嘿,就是那句“孤掌难鸣”,那个腔转得真好听!还有《剑阁闻铃》,连我办公室里的上海小姑娘都爱听!

还有一位我听过的大鼓艺人是马增芬,记得那次听她唱的西河大鼓《玲珑塔》,那声音之清润,嗓音之醇厚,嘴皮子功夫真是了得。可惜后来再也没听过这么好的了。

现在传统戏曲已经被各种各样的其他艺术挤兑得几乎无处存身了,高贵的作为国粹的京剧则不断地被其他艺术形式强暴着,生出来有着不同姓氏的各种各样的混血儿,这些小崽子不管父亲是啥,都一味地叫着:“京剧可是俺的亲娘”!而京剧,抱着这些孩子,带着幸福的傻笑说:“看看,这是我引进XX艺术的精华生出来的哦!”

而曲艺大概更糟糕,相声,差不多全改了小品,一个死撑着的郭德纲火是火,但其格调实在太低下了,与“艺术”二字很难沾边了。我对郭某人的评价是:路子是对的,东西是糙的。我支持他的草根路线,但不喜欢他的相声。至于我们北方人曾经喜欢过的那些品种繁多的大鼓,好象绝了迹一样,平时就是那个极为粗劣的《曲苑杂坛》里都难得听到一回。相比之下,倒是这江南的评弹好象还不错,东视的戏曲频道每天都有固定的时间连续地播放着,只是我不喜欢看。

唉,渐行渐远的曲艺,大概真的夕阳西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