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戏游诗酒影

一苇的新博客

 
 
 

日志

 
 

(原创)我看《小吏之死》  

2007-11-27 23:53:09|  分类: 一苇说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蒙如笛兄胜情相邀,俺今天也跑到话剧中心去高雅了一把,观看了亚洲戏剧节的剧目之一:《小吏之死》。

我们进场的时候,严庆谷在台上化妆;开戏了,严庆谷化着小花脸、穿着蓝褶子(这些像《活捉》的扮相)、梳着小平头自报家门,然后邀请编剧龚孝雄和作曲金国贤一起进行一个“对话”。

窃以为该创意是不错,但应该在演戏之后,很多戏里的包袱,比如纱帽、帽翅的坠落,音乐创作的构思等等都预先告诉了大家,把我看戏之前的好奇之心直接扼杀了。更有甚者,还有局部的表演,我都觉得看完这个对话就可以起了,因为精华部分他们都已经展示过了。——所以我觉得这个“对话”如果能放在演出之后会更合适些,让大家有个恍然大悟的感觉(前提是如果戏足够抓人,观众没走掉的话)。

当然,听完“对话”我还是看了戏,而且由于话剧中心严格禁止拍照,所以我很上档次地没带相机。:lol

戏是由契诃夫的《公务员之死》改编的,故事就是一个小人物自己吓死自己的过程。主人公叫余丹心,取“余担心”之谐音,从他的身上,每个人都会多多少少地看到自己的影子,同事的影子,甚至领导的影子,得到的怕失去,没得到的怕得不到,这似乎是人的本性。这个人物自然是契老师创造的,但把他中国化、京剧化,这个工作做得还是蛮好的。剧中感觉不到《王子复仇记》中的那种疙疙瘩瘩的“经典”语言,人说的一口标准的汉语,语句、语法都顺畅。唱腔创造难度蛮大的,因为戏文并不是常见的十字句或者七字句,而是参差不齐的散句居多。听作曲金老师说他借鉴了不少民间音乐的题材,即使是常用的京剧曲牌也进行了一些改动,让音乐更活泼、更有跳动感,以此来衬托主人公那颗忐忑不安的心。严庆谷的表演也在丑行的表演程式中有所突破,他自己的本行基本功有了充分的展示,各种步伐变换,数板、贯口等嘴皮子功夫,还有模仿言派老生和叶派小生的演唱,确实有个全方位的表现。所以总体来说,这戏是不错的,前面得了个奖也不亏。但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合我心思的地方,也放胆说出来。

1、整体风格来说,我觉得可以再冷峻一些,以一种丑行演正剧的风格来表现这个黑色幽默故事。像什么“考古工作者”“副处级”这样的无哩头的语言完全去掉,余丹心的念白全部换成韵白,既突出京剧特色,又显出小吏的酸腐之气,会更加贴近人物。正经话也会显出幽默的效果,最典型的要数《秀才与刽子手》,没有什么特别逗特别俏皮的文字,而且那个秀才一直斯斯文文地说话,说正经话,但让我几乎笑死。

2、戏文还有提高的空间,那段关于“官”的唱词没法不让人想到余笑予的《徐九经升官记》,人家那段珠玉在前不说,而且实在太经典了。后面的以对仗工整而自诩的《检讨》前面抄的《长门赋》,赋体根本不对仗的;后面的所谓对仗四字骈句,则水得可爱。传统的京剧唱词是平仄通押,整个唱段每句都押韵的,上句仄声下句平声,这个戏里的唱段则采取双句押韵单句随便的作法,我觉得,即使这样,单句的尾字也应该尽量用仄声字,这样好有上下句之感。像那段起句是什么什么“士子愁”,第二句是什么什么“畏寂寥”,听起来非常别扭,而且第三句是个长句子(像老戏里的垛句),我等了半天才等到第四个句子的韵脚,确定这段是“摇条”辙的辙口。

3、严庆谷的表演方面,“言派”与“叶派”俺就不说了,放眼京剧圈里,正经的老生和小生行当能唱好的也没几个,就别说丑行玩票了。就他的丑角表演来说,我觉得这个角色应该往方巾丑上靠,虽然现在很流行跨行当表演,“花生”“生丑”层出不穷,但毕竟要有一个主次,要能看出来你的本工是什么,严庆谷这一点做的不够好,余丹心虽然是走后门得的官,但毕竟是读书人,他的儒气演得不足。另外他在步伐上比较随意,不像走台步像走路。还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技艺展示方面,唱念做表,全则全矣,精则没有。这让我想起今天刚看的老舍先生对盖叫天《打店》的评价,技不在多甚至不在难,而在精。一举手一投足,人人都做,但你做得格外漂亮,便是大家了。严庆谷当年以武丑得的奖,可是这两年他的功夫有明显的退步(也许与年龄有关),演猴戏几乎没有一个稳当的单腿亮相,本剧中丑角步伐表演比较集中,而演员没有一个精准到位的。矮步踢腿不够高,撩着袍子快速移动的小碎步完全没有灵动的感觉,而再后来一个高抬腿迈大步表示蹑手蹑脚的身段则有明显的晃动——这些技艺,我觉得练好演好其中任何一个就足够了,一招鲜吃遍天嘛!最后还有一个小小的细节,就是那个放大镜的使用,是不是跟《邯郸梦》里刘异龙老师学来的俺不知道,但从用途上说,应该是老年人眼睛花了看不见细小的东西才使用的。那么余丹心用来看书是合理的(看不出他的年龄,但从小就是远视眼的不是不可能),后来用来看人就有点没道理了,好象为了幽默而幽默。

总而言之,戏大体是非常不错的,还有细磨的价值,期待着进一步的提高!

最后再次感谢如笛赠票之德,不仅让俺看了免费的戏,还有机会认识了非这样不可MM,和厦门金莲陞高甲剧团的黄老师,很开心!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